亚博登录平台网页|网址链接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习园地 >引大入秦工程,我心中的幸福河

引大入秦工程,我心中的幸福河

时间:2020年06月18日来源:东一干灌区管理处作者:刘强点击:

引大入秦工程,是我心中的幸福河。作为一名巡护渠道的“引大人”,我感到由衷的自豪和骄傲。引大入秦工程是甘肃省利用自然,造福人民的一项伟大壮举。

引大入秦工程是将发源于青海木里山的大通河水,利用自然地理落差,跨庄浪河流域调入兰州市秦王川地区的大型水利工程,它地跨甘青两省海东、武威、兰州、白银四市及互助、天祝、永登、皋兰、白银、景泰六县(区),全部工程由渠首枢纽、总干渠、隧洞群、倒虹吸、大渡槽、干渠、分干渠、支渠和斗渠以下田间配套工程组成,其中支渠以上主体工程总长约1100公里。设计引水流量32立方米/秒,加大流量36立方米/秒,年引水4.43亿立方米。设计规划灌溉面积86万亩,概算投资29.38亿元。引水灌溉秦王川的设想,始于上世纪初。1908年,陕甘总督升允委派皋兰籍绅士王树中等人筹划引水入秦王川。抗战时期,国民政府有关部门曾三次提出“引庄(庄浪河)入秦”的引水设想。然而,国穷民弱,技术力量有限,只能停留在纸上。新中国成立后,1956年,定西地区(当时永登、皋兰属定西管辖)提出引大通河入秦王川的设想。随后做了大量勘测论证工作。经过多方筹划论证,1975年年底,引大入秦工程开工兴建。引大工程的建设,凝结了中央、省委、省政府众多领导人的心血,凝聚了众多引大先辈建设者们的青春、情怀。天当房地当床,风刮石头跑、拉羊皮不沾草,面对艰苦恶略的环境和各种突发状况,有多少建设者们在这里青山埋忠骨,有多少建设者们三过家门而不入一心扑在工作上。在面临着资金、技术、后勤补给、物资短缺等各种困难条件下,从最初的人海战术,土法建设到后来的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和引进国际先进技术,引大入秦工程历经“三上两下”曲折,1994年总干渠建成通水,1995年主体工程基本建设完成,2015年引大入秦工程全面建设完成,历时39年。它是甘肃省利用外资和国际先进技术推动人民福祉的典范,它也是目前甘肃省规模最大的跨流域自流灌溉工程,它在诸多方面创造了中国乃至世界水利建设中的先进水平,其规模恢弘,气势雄伟,工程渠线长,费用殊巨,被誉为“当代的都江堰”,也是展示我省坚持改革开放、推进科学发展的重要窗口,被誉为“德政工程、民心工程、生存工程和发展工程”。

引大入秦工程,是我心中的幸福河。作为一名巡护渠道的“引大人”,我感到由衷的自豪和骄傲。我们将继承和发扬“引大人”的精神。

我没有见证引大入秦工程开天辟地的壮举,但我却有守护引大入秦工程安然无恙的坚毅。引大入秦工程历时之久,渠线之长,所遇地区地形复杂,条件艰苦,但第一代“引大人”以不畏艰险、无私奉献、艰苦奋斗,坚韧不拔的毅力完成了这一壮举,并以此形成了“引大人”的精神。激励越来越多的后辈“引大人”扎根于此守护着引大工程。

特别是巡护渠道的基层人员,孜孜不倦的践行着前辈的足迹,以“引大人”的精神激励着自己,完成这一光荣的使命。巡护渠道的工作看似简单而平凡,实则责任重大意义非凡。千里之堤,毁于蚁穴。一个小小的问题都会造成大坝巨大的损失。渠道金属构件里的零部件是否松落,预制板是否坚硬与脱落,隧道口的阀门是否被垃圾堵上……看似琐碎细小的事情都不能有丝毫松懈。

我以一丝不苟、严肃认真的态度对待工作。仔细巡逻、认真检查、立即修复等等。不管春夏秋冬,还是严寒酷暑,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。每天日行数公里,在黄土高原上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不断地重复着单调而枯燥的工作。寂寞的情境,难以排遣的孤独深深地笼罩在巡护渠道人员的心头。但我以苦为乐,寻找乐趣,调整心态以最佳的状态完成工作,守护着引大工程。

引大入秦工程,是我心中的幸福河。作为一名巡护渠道的“引大人”,我感到由衷的自豪和骄傲。每当看到引大入秦工程滋养着两岸的人民,我们的心里乐滋滋的。

引大入秦工程对国家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。引大入秦工程使干旱少雨的秦王川地区变成能够灌溉的万顷良田,引大入秦工程沿线的县区、乡镇变得绿草茵茵、鸟语花香。以引大入秦工程为依托发现起来的秦王川地区、兰州新区、兰白都市圈等区域,对经济、社会、生态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,统筹农业、工业、旅游业,以及城乡生活、生态农业的发展提供了水资源支撑。正如习主席所说,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而引大入秦工程正是这绿水青山的源泉。

引大入秦工程,是我心中的幸福河。引大入秦工程,也是人民发家致富的致富河,还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河。每当我巡护渠道看着两旁满眼的绿色蔬菜、一片片金黄的小麦以及丰收时节农民伯伯们喜悦的面容时,我内心欣喜万分。我将默默无闻的奉献自己的青春和热血,为引大入秦工程谱写新的华章!